杰出校友访谈:黄家姐弟访谈录


永中杰出校友:黄家姐弟访谈录第一次修正版

黄爱珊,93永中毕业。加拿大麦基尔大学,化学工程学士

黄祖威,94年永中毕业。加拿大麦基尔大学,机械工程学士

黄祖严,97年永中毕业。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电子电机荣誉学士( B.eng,UTAS ). 西澳大学电脑科学博士 (Phd .UWA)

父亲:黄邦盛

母亲:温永生

桃李教育网(采访团队):郑惠民,黄德胜,许福源,友人郭朝安    http://www.efuxi.com

访谈日期:201052日。早上1100am 1230pm

地点:永平老街场黄家姐弟家


 

访谈缘起:

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,在永中前副董事长黄德胜先生的穿针引线下,促使这次的访问成为事实。谢谢黄德胜副董事长。

 

郑:这次访问,首先要谢谢你们的父母。没有他们的热心支持,你们三位就不会坐在这里,接受我们的访问。你们都是永中校友,这也是永中的光荣。也要谢谢叔公黄副董事长,没有他的穿针引线,哪里会促成今天的访谈?


启蒙老师

你们就读永中时,是余养韵校长掌校。要恭喜余校长,永中在他任内,出了你们几个出色的校友。我还要问:在永中六年的求学期中,有哪一些老师对你们的影响最大?

祖严:六年求学,有!好几个。一个是余贵兴老师,教物理的;一个是陈俊华老师,现在是副校长。还有他的太太,惠萍老师。还有陈珠娇老师。

祖威:我的两个老师,跟祖严的一样。是珠娇老师和贵兴老师。珠娇老师是我初中时的数学启蒙老师,因为她的教导,为我打好了数学的基础。贵兴老师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,也是因为他,我们才会选择工程这方面。


爱珊: 除了超有耐心的珠娇老师,我想要特别感谢的还包括:陈宋丽老师, 我的华文导师,也是我的女童军教练, 课内课外都给了我不少指导。吴素灵老师,化学导师及高三班主任,她也是念化工的,我或多或少是受她影响吧。郭梅兰老师, 高三班的英文导师,我觉得那一年我对英文好像有点开窍了。

 

郑:你们三个,分别念化学工程,机械工程,电子电机工程。男的不说,我想请问爱珊,作为一个女的,你为什么去念化学工程?

爱珊(笑着说):因为那时我想,如果去念理科,倒不如念工程。因此我选了化工。

爱珊

 

郑:可以介绍一下,你们统考的成绩吗?

(爱珊说她拿5A罢了,祖威4A,祖严9A。)


有关家庭教育

郑:你们全是理科生。我想问一下,家庭父母有没有给你们鼓励作用?

祖严(急着说):哦!大啰!从小都是妈妈在教我们。比如数学,因为理科的根本就是数学,妈妈小学时教我们数学,抓得比较紧。还有,哥哥姐姐都给我很大的帮忙。

祖严

祖威:对我来讲,家庭对我的影响很大。因为我是属于叛逆型的,又是第一个儿子,爱玩,不会自动去读书。所以,妈妈就督促我,拿着藤条摇摇,打打几下,要不然,我可能就在外面扫马路了。

祖威

: 当一个当时身为学生的儿子,在几年后,居然坦然承认自己是叛逆的,那我们不得不把镜头转向黄妈妈了。请问黄妈妈有什么话要讲的?

黄妈妈笑着说:其实,讲起来,我三个孩子都很乖。祖威说他叛逆,只是比较爱玩,比较不会自动做功课。


为何选择就读独中?

郑:你看,祖威,你说你叛逆,可是在母亲眼中,只是爱玩,不是叛逆。既然镜头转向母亲,我顺便要问一下,为什么把三个孩子都送进独中?

黄妈妈:其实,讲起来,我夫家的人全是读英校的,全是受英文教育。所以,当时我把孩子送去华小,他们已经出声了。问为什么把孩子送去华小,说读华文没有用,不过,我没有理会他们,也没有跟他们辩驳。小学念完,我继续把孩子送去永中,他们又出声,说为什么送去永中,受华文教育没有用。我也没有跟他们辩驳。因为我认为,当时中国已经开始崛起了。他们受英文教育,有些东西跟他们讲是讲不通的,真的。所以我只好沉默。现在,我孩子目前的情况,他们都看到了。

 

郑:有句话说:沉默是金。当时你沉默,现在你看,你的三个孩子坐在这里,果然是金光闪闪。我再问:如果时光倒流,你还会把孩子送进独中吗?

黄妈妈神情坚毅地说:会的! 会的!

郑(转向黄氏姐弟) : 同样地,如果时光倒流,你们会后悔念独中吗?

爱珊:肯定不会,绝对不会,尤其是在工作之后。以前在永中,看到人就讲华语,很自然。其实念国中和念独中都是一个选择,但是,去到工作岗位之后,我认识了很多华人,其中很多是不会讲华语的。他们也不会觉得自己不会华文有什么损失,反正自己的英文很好。我听了,就感受到一种文化冲击,CULTURAL SHOCK

在我们公司里,独中生很少。当然在全马,独中生本来就比较少。我们公司工作语文是用英文的。但是,在少数的独中生之中,我们都觉得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,因为大家都来自一样的背景。

祖威:我也有同感。独中出来的学生(与其他源流学生比较)都有着不同的差别,尤其是对于华人文化的了解方面。当然有些国中生也很重视华文,不过到底对中华文化的理解比较差,因为他们注重的是SPM,华文只是一个科目。这就是很大的分别。


出国留学如何面对英语环境的问题?

郑:独中基本上是一个讲华语的学习环境,英语,尤其在口语沟通方面,比较弱。你们三个毕业后去加拿大,澳洲深造,那是讲英语的环境。请问在接轨方面,尤其是第一年,有什么问题,以及如何解决这些困问题?

祖威:如果以理科来说,英文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。因为上理科班时,老师在上面写笔记。由于独中的数理程度比外国的高很多,一般上第一年的课程大半在独中高三就读过了,不需重新学习理论,只要知道这些理论原来用英文是这样表达的。其实,转过去另外一种语言不难,一年后,那些英文术语你都学会了。但是,如果你是读那些社会系,法律系,那可能就比较困难。

郑:同那些讲英语的学生沟通方面,有什么问题吗? 多久时间才克服问题?

祖威:以我来讲,有点不一样。上大学之前,读了比较多的英文课程。新山读了一个月,吉隆坡读了三个月。读完这些加强密集的英文课程,大概就可以了,沟通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了。

其实,我们中学念的英文,程度是够的,只是没有机会使用,所以讲跟写方面就很弱。但是,生字和文法,你已经会了,只要花几个月时间去融会贯通,就行了,即使出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祖严:我的感觉是,我们在永平,实在是没有一个讲英语的环境。语言是活的东西,没有环境,你要学习语言是很困难的。这是我们在永平学英语在环境方面的局限。学校方面,老实讲,以我本身来说,从永中出来,我们的英语是课本的英语。How are you ? I am fine 罗,thank you 罗!这是很难用的。我去澳洲,第一年的时候,都花时间在做英语上的适应。老师进来,开始讲课,完全听不懂。然后,黑板写一些东西,哦!原来是这个来的。有一个老师是印度人,印度腔很重,还比较听得懂。还有其他许多老师是讲外国腔。我们面对的一点是听方面可能不大好,再加上什么苏联腔,澳洲腔,那就完蛋了。

第一年要花时间来做环境上的转换,环境始终还是重要的。如果永中校友要去国外,就要去找讲英语的环境。如果在外国,还是参华人的一班,那么即使去了三四年,回来英语可能也讲不好。

郑:爱珊,你的经历呢?

爱珊:我那时高中毕业,在吉隆坡读了一个月的英文,就出国了。去了加拿大,刚开始的时候,有一点点惨啦,因为换了一个新的英语环境嘛。听方面会比较辛苦一点,我在学院差不多读了7个月的时间。大家都是留学生。有的英语比较好,有的英语也不是很好。我觉得,最重要的还是看你怎样去找那个讲英语的环境。我那时候是住在一个老夫妇的家里,他们有时候会跟我聊天,从那边我可以学到日常生活用的英语。我们平时在课本上读的东西,是比较基本和死板的英文,但是当我们跟他们聊天的时候,就可以学到一些讲法和expression ,还有问候的方式。那时,认识了一些讲英语的朋友,在大学的时候,我们常常有讲电话呀,写E-Mail 呀,我觉得这些练习,对我很有帮助。我们以前写英文作文,要写500个字,觉得很难写,可是写E-Mail ,虽然只是写今天做了什么事,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很容易。以前写,要想中文,再翻译成英文,很困难。不过,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用多了,讲多了,写多了就不是很困难。

; 祖严,刚才你提到陈俊华老师对你的影响。现在陈俊华老师是副校长兼英文主任,正努力提高永中的英文水准。你们都有自己(学英文)的经历,对着镜头,你有什么意见要跟俊华老师提的吗?

 

祖严:环境。要营造环境。比如找一些好的英文片给同学看。为什么我讲语言是一个活的东西,必须用活的方法用它,有用它,就有学到。一开始可能不知道怎样做,那先用模仿的方式。有一个环境,有人在讲,比如看电视,那个环境剧(situationalcomedy or sitcom ),在看的过程中,可以学到他们的表达方式。或者听歌,学习歌词,这样的选材,老师可能要多花一些时间。不但可以学听他们的腔,也可以了解内容。当然有些内容,老师可能觉得不太健康,所以要看怎样取舍与处理。

 

郑:永中自从2007年开始,2年内进行了一连串的改革。硬体方面有全校电脑服务器系统,无线上网,电脑中心,英语视听中心,图书资源中心,同时也开发了校本的英语学习的软件,引进了校务管理系统软件。

陈俊华副校长正积极推动着提升英文水平的计划。前些时我们访问过林财记博士校友,他跟你们的看法一样,即上大学时,理科的英文在接轨方面,并非很大的问题,开始时只要付出努力,是可以克服的。

我现在要问的是:如果永中的理科在高中阶段采用英文课本,甚至英语教学,你们的看法如何?

祖威:我认为(在知识传授层面上)完全没有分别。即使你用英文,华文甚至印度文,都没有分别。不过,用学生最舒服的语文来教最好。因为教的是基础的东西,最重要你要学生理解。理科的东西,就是比如你要解释一个FORMULA公式,或CONCEIPT 概念,你要怎样使他理解。牛顿第一定律,是什么概念。他当然要用他生活中的经验去理解。苹果和万有引力的关系,他如果用他不熟悉的英文去读,可能不容易理解。老师方面,他也可以用熟悉的语言和例子,使大家更容易明白,更加得心应手。

郑:就是说,语言本身只是一种媒介和工具,而我们学的是知识。无论用哪一种语言,都可以进入学术的殿堂。比如日文,韩文,中文,同样的也可以学到知识。知识是重点,必须谨慎考虑选择(语言课本问题),不然两头不到岸。

祖严:可能有其他独中,高中采用英文课本,他们的学生成绩也很好。可是你要看学校有没有这么多的学生。如果你有一班很聪明的学生,你用法文教,成绩也会很好。可是对一般学生来说,你又要搞语言,又要搞知识可以吗?如果用英文课本,而他们有学得来,那他们上大学就比较简单。可是对那些学习知识都有点困难,英文又不大好,那换了英文课本,效果当然不好,那他们就可能被牺牲了。如果你学校有5班理科生,最好的一班用英文课本,让他们去上大学,这个我觉得OK,可是永中理科班一级才一班半班,何况,有的学生未必会去念大学,重要的还是在打好知识基础上面。

郑:永中高中采用文商理分班制,你们有什么意见吗?

爱珊:我觉得很恰当,高中时就应该分班。其实有很多学生,选了理科班,上大学的时候,却选择了金融,会计,理科班只是一个基础。

郑:目前教育发展趋势是全球化和国际化,国内外的大小气候看起来都有利于独中的发展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如何使独中更好的接轨大专和国际,就成为一个提到眼前的问题。你们有本身的经历和经验,可以分享一下吗?

祖严:这是一个大问题。

郑:大问题,小答案。可以从师资方面开始。

祖严:我不是教育界的,只是个人的看法。我认为学校的好坏,最重要的就是老师。你看有些希望工程的学校,硬体方面很差,可是老师特别重要。一间学校要成人成才,有很好的硬体设备当然最好,硬体设备还是比较容易做的,筹到钱,有钱就能办到,反而是软体建设,才是一间学校的灵魂。一间学校出来的学生,他们的人文素养到底有多高,往往全看老师怎样教导。他们学到知识是一点,他们对这个科目的热忱,完完全全都是受到老师的影响,除非他们家里有这样的长辈,可以让他们看到外面的世界。这一点,我觉得还是师资方面要下比较大的功夫。

郑:对,不是有句话,是北大校长说的吧:学校没有大楼不用紧,最重要的是要有大师,大师就是好老师。这句话影响了几代人。我记得我们那时候的校长是李文鍊,那时学校的硬体不是很好,不过有一批很好的又肯献身的老师,因此学风比较好,我们就是在那个背景下成长起来的,至今至少没有辜负他们。

爱珊:我觉得师资真的很重要,尤其是跟许多同学同事闲聊之后,原来不是所有老师都是认真的来上课的。我们的老师是真的教课,可是其他学校的老师就不是,是来打工,时间一到,立刻走掉。所以老师的热忱真的很重要,而这个正是独中的一个特点。对教学热忱,对学生关心,我觉得可能其他学校没有像独中这样。尤其在永平这个小地方,这个特点一定要保存。有好的老师,家长也比较放心把孩子送到学校去。

郑:鲁迅说过老师吃的是草,挤的是奶。老师也有本身的生涯规划,生活压力也很大,我们独中给老师的待遇一般上比较低(同国中比较),虽然现在有所提高,但是还跟不上发展的需要。在这种情形之下,你会不会担心老师的献身精神,都会屈服于五斗米之下,而不得不离开岗位?

祖严:有这样的(情况)。其实,我在永中的时候,就有好几个老师在这种压力之下而离开。他们喜欢教书,有献身精神,不过就是面对这种压力,想到孩子的前途,不得不离开。不过听说最近永中老师的待遇比较好了,这点我是蛮开心的。

郑:是的,虽然还有差距。所以,如果一定要用“吃的是草”这句话,那希望至少吃的是小麦草。(大家哄然大笑)

祖严:其实我觉得还有一点要提一下。钱当然是一点,不过老师也是人,工作的环境也是很重要的。如果老师觉得开心,有他的学术自由,那如果他在别的地方拿25,在永平拿2千,可是他有工作的满足感,董事会和校长,也营造一个好的教学环境给他,那他的心里就比较平衡,不会觉得绑手绑脚。那么这个情况就可以改善。

郑:除了董事会和学校外,老师的学生,就是我们校友,对老师的感恩和关心,也是很重要的,这方面可以谈谈你们的想法吗?

祖严:我觉得其实每年都可以搞一些活动,邀请现有老师和退休的老师回来,和校友聚会。

爱珊:我觉得学校老师对我们很好,也许学校很小,我们同老师之间互动很多。我现在毕业已经十多年了,可是过年的时候我们还是去跟老师拜年。这是很难得的。我有跟其他朋友提起,他们都很惊讶。我也知道在永平,还有很多校友都有去找老师。很难得。

(接着大家交换对校友会扮演的角色和功能的意见。惠民介绍校友会目前正在办一个网站,www.yphs-alumni.org,由福源校友负责,目的是联络那些比较后期而在外地工作又时常上网的校友,一起为母校服务。爱珊说校友会应该抓住所有的校友,一毕业就要抓住。)


给校友会的意见

爱珊:我毕业的时候,想参加校友会,不知道怎样去参加,不知道校友会在做什么。其实校友会可以做很多事情,我们虽然没有什么钱,不过可以捐100块,100块也是钱,如果人数多,数目就很大。真正的积少成多嘛。如果只是找几个人(出钱),那就很可惜。如果有了网站,我觉得可以联络很多校友,当然还是要通过个人把这些人拉回来。

应该每一届找一个负责人,把他那届的同学找回来。如果上一届,下一届的都能找回来,那校友会的人数就不止几百个了。其实,每一届已经都有负责人,好像我们这一届也有联络人。只要找到联络人,大家联系到校友会就可以了。

祖严:其实,往往就是那几个比较活跃的同学在打电话,在联络人。这个机制一直都有。如果校友会把这些人拉进来之后,那以后你要发布什么消息,就方便很多了。

(这时,黄德胜前副董事长说明前年,高中同学一毕业,学校就将毕业同学连同参加校友会的表格和名单,呈交给校友会主席。)

爱珊:最好毕业之前就密切联系这些同学。因为毕业后,他们可能去学院,去大学,或者出国了。要抓住他们,收集他们的资料,然后毕业后,时常联系他们,至少每半年联络他们,因为他们可能换了电话或电邮地址,如果不密切联络,可能就散了,再找回他们就比较困难了。

黄爸爸(突然发言):这些早期毕业的学长学姐,在社会上工作已经很多年,可能都有很高的职位,对那些学弟学妹,可能都有很大的帮助。可以互相介绍。

祖威:我有一点补充,就是我们大学的做法。我们大学是一间十分依靠校友的学校。政府的拨款不够,为了保持学校的设施和发展需要,学校的基金来源必须依靠校友的捐款。每年收到校友的捐款数目竟然和学费一样多。他们知道校友对学校的重要,他们投资一个电邮系统,每一个毕业生都给一个免费的专用电邮,绑住校友。只要校友一查到及打开这个电邮,就知道学校在做什么,随时保持联络,不久不久就会收到学校讯息,或者更新资料,但是学校也不会很明确的跟你要钱。学校会寄校讯给他,彩色的,又免费,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可能就会收到校友的捐款,开始时数目可能不是很大,100块或者什么,就这样开始捐款。捐着捐着,以后经济好了,可能就是四百五百了。不必敲门去筹款。

祖严:(这是)一种参与感。让校友知道学校的发展。

郑:不会是平时没有联络,一打电话,就问你要捐多少。让人家心里有抗拒感,是不是?(众笑)

 

现在要请两位做父母的,用三句话谈谈你们对自己培养三个孩子的感受。

黄爸爸:我对三个孩子的学业都很满意,这是我最大的荣耀。现在对他们的要求,只是早一点成家,加把劲。

黄妈妈(很感性地说):我。。。我这三个孩子,我一路都很放心。就是这样。


 

黄德胜前副董事长:黄太太,你三个孩子都是大专毕业,请问你从小怎样培养他们?

黄妈妈:我觉得家庭教育是非常非常重要,要给他们一个读书的环境。不能够说你叫他们读书,自己却在看电视。你叫他们读书,自己也不能看电视。所以,他们读书的时候读书,玩耍的时候,我就叫他们玩耍。

黄德胜:是呀,言教不如身教。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请三位做孩子的谈谈你们的感受,作为今后学弟学妹,或者你们下一代的一种启发,好吗?这是永久性的记录,某些片段要放上youtube,除非youtube“轧拉”。

祖威:我觉得这是一种代代相传的东西。你看,我们的父母或长辈,给了我们一些教诲和指导,很多时候,你是没有办法直接报答的。怎样讲呢? 就是你必须做同样的动作,给你的下一代或者小辈。长辈的付出是没有要求回报的。不是说他们给一百万,我们就给回一百万。而是他们为你所做的牺牲,你就要同样地为你的下一代牺牲,才可以说,我终于还了这笔债一样。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去,人类就是这样地完成了本身的(繁衍)责任。这是cycle。如果我们没有这样幸运,上一代没有做得这么多,那我们就有更大的责任为下一代做得更多。

爱珊:我觉得要感谢父母亲,送我们进永中,又送我们出国。也感谢老师,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老师为我们付出很多。可能不能回报老师,但是可以回报学校。

祖严(沉默良久,才开口说话):。。。我妈妈牺牲很多。怎样讲呢? 其实,以前不知道,也没有这种感觉。比较好笑的一点是,我们的所谓培育期过了,就是小学中学时期,念完大学回来之后,看到爸爸妈妈生活上的转变,我们才了解到爸爸妈妈以前到底牺牲了多少。现在回来,喂,才知道,原来爸爸妈妈也很喜欢看电视。为什么以前好像不喜欢看电视似的,后来才知道(原因)。

我哥哥(祖威)讲得对,我们得到这样的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,现在生活也比较从容,报答父母,要孝顺,当然需要,对整个社会来讲,更重要的是,把我们的剩余资源,释放出去。就是说,人家帮过我,以后我看到别人,我就会想帮他。可是,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,有人帮。我们尽量把资源放出去,可能帮到那些从来没有人帮的人,让他感觉到原来有这样的事情,以后把这些事情传下去。

(黄德胜前副董事长表示很赞同三姐弟的看法。也叙说了了本身的经历和感恩。尊重他的意愿,这里不加发表。)

郑:德胜兄用他本身的经历说明和补充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。对家长来说,对孩子的教育付出,是没有要求代价的。尤其是独中,因为是付费的,所以更加珍贵。永中以她52年的历史,证明了学校存在的价值,也证明了校友存在的价值。像祖严刚才所说的一样,如果大家有共识,能够把多余的资源让更多人分享,那接着下来的50年,永中是大有希望的。


人才外流的课题

黄德胜前副董事长:我还有一个问题。你们三位留学海外,现在全部回来马来西亚工作,这和很多人才外流的现象,非常不同。请问你们怎样考虑这个问题?

祖威:当然每个人都有选择,你可以选择出国,或者移民。我们是可以做得到的,是qualified的。但是,单单想到移民,你就要想的很远,不是移民5年后就回来这么简单。就算去新加坡工作,对我来讲,也是一个很大的决策。因为你去一个国家,当你适应了那边的环境,你要回来就没有那么容易。有很多东西要考量。你要想到长久下去,那边的环境是不是你要的环境。想得更远些,你就要想到下一代,那些文化的东西。虽然现在我们看回马来西亚,政治上可能不令人满意,但是这个国家,这个地理还是非常好的。如果马来西亚的政治没有这么乱,那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国家,气候方面,天灾方面,都很不错;人文方面,也是不错。多元种族,印度人,马来人,只要把政治方面的因素撇开,大家都能融洽相处。这个国家其实很好,就是一些人把不该有的东西,变得使人不能接受。

但是,你去别个国家,你能不能够融入,就是大问题,因为你在那边是没有童年的,不能一百巴仙融入,你可能活得很高兴,但是你的心会不会安定下来?

郑:祖威,你这个问题答得十分深刻。恭喜你,黄妈妈。

爱珊:我大学毕业时,他们(祖威,祖严)都不在,出国了。只有爸爸妈妈在家。那我想我就回来。后来进了这间公司,工作性质也让我有机会到处去。去了很多国家之后,发现其实马来西亚这个国家还是不错。我们有三大民族特殊的文化背景,跟其他的国家比较,环境是不错的。虽然我们觉得政治上令人反感,但是总要有人留下来建设。

郑:你们的考量,不是为过去,也不是为今天,其实是为未来以及下一代着想的。用发展的眼光来看,今天和1957年相比,就有很大的不同,是变得比较好了。20年后呢?应该是更好。祖严,你是标准的海归派,留澳12年,最后的时间留给你,你的看法?

祖严:我讲我要回来,很多人说我神经。当然,父母亲是一个考量。我在澳洲十二年。每一年都回来看爸爸妈妈。所以就想到回来。还有一点,我女朋友在这里。再有一点,这个社会对我来说,我觉得很重要。如果受了大学教育的人,每个都不回来,那谁来建设这个国家?我的感觉是,我是从永平这个小小的地方,kampung 出来,无论我走到多么远,这是我的地方!(神情自豪地)

 

黄妈妈这时补充说:当年爱珊和祖威能到加拿大读书,是得到我大哥及大姐在经济上大力支持。我兄姐见他们一路来成绩都不错,说一定要争取到英语源流国家深造,这对他们的英文掌握绝对有利,以后在工作上,中英文都能应付自如。我非常感谢兄姐们的经济支持。

至于祖严,是当年看到报纸,澳洲Tasmania大学有两份奖学金给独中生,就试着申请,非常幸运,被录取了。博士学位Phd也是申请到UWA 西澳大学的奖学金,继续深造的。

   

(这时,黄爸爸将祖严在澳洲念荣誉学位时获得的奖章拿出来,让大家分享这份荣耀和喜悦。我们随后拍了集体照。在温馨的气氛和欢笑中,我们结束了这一次访谈。我们在这间老街场的第一代板屋中,感受到一种新生代的精神和力量。我们因此看到了永中的希望,也因此更深刻地体会了社会发展巨轮滚滚向前的能量。谢谢黄家父母及姐弟们,谢谢大家。(初稿发布于17/5/2010。第一次修正于18/5/2010,最后定稿于20/5/2010。永平,黄昏新雨后)

 

 

 

 

22 thoughts on “杰出校友访谈:黄家姐弟访谈录

  1. .

    tnx!

  2. ian

    .

    thanks for information!!

  3. Jon

    .

    thanks.

  4. .

    thanks!

  5. .

    good info!!

  6. .

    áëàãîäàðåí!

  7. .

    ñýíêñ çà èíôó!

  8. .

    ñïàñèáî!

  9. .

    tnx for info.

  10. .

    ñïñ.

  11. .

    ñýíêñ çà èíôó!

  12. .

    tnx for info.

  13. .

    áëàãîäàðþ.

  14. .

    good info!!

  15. .

    tnx for info!!

  16. .

    tnx!!

  17. .

    ñïñ çà èíôó.

  18. .

    ñïàñèáî çà èíôó.

  19. .

    thanks for information!!

  20. .

    good info.

  21. .

    áëàãîäàðñòâóþ!

  22. Ian

    .

    good!!

发表评论